廿四夕

方知一切故事在游荡

好想去看啊~
就不论他们演什么角色都想去看一下这部剧
“他们懂得生命的意义”
希望我也能得到这些能量✨
热爱生活,有自由的选择,不随波逐流,勤勤恳恳的做自己心意已决的事情
在自己的舞台上发光❤️

夏又至

呜呜呜原谅我占tag

今天实在是太开心了~

夏又至✨

魂归兮

盼合影🙈

守五四❤️

往年憾

今日平🎆

愿明朝

更如意🍭

顺便我立下的变瘦二十斤的flag也该实现了

哈哈哈哈哈哈哈美滋滋


多么美好的四月🌹

祝朱白平均三十岁生日快乐~🍭

🎆希望你们万事胜意,未来可期❤️


最近有点暴躁啊

面对令人窒息的事情

希望能被阳光和糖包围


很般配可不能代替他们

       最近一段日子我以为我找到了代餐,因为我在看《声入人心》,然后磕上了云次方。就在我兴致勃勃的刷起了他们甜甜的视频的时候,我刷到了一个巍澜朱白的be向新剪辑。

       也许可能并不算be?但我看的时候那一瞬间大脑一片空白,不受控制的流下了眼泪,并且眼泪越来越多,有汇集成河的趋势,最后我躲在被窝里一边哽咽着一边抹去泪水。

       我想到了很多很多,我突然想起我买的两个朱白锁还没挂上,而锁上的那个日子刻着的是2018,仿佛遥远得如同上个世纪,我仿佛在隔着寒冷的岁月冰层窥探那个绚烂美好的夏日。它那么美,而我却只能无助的观看着凝噎着,犹如一个四肢无力的狂想家。

       未来的日子里,我一定要多去外面走走看看,一定要去挂一趟锁,一定要争取多写写我脑海中游荡着的关于他们的各种故事……

       他们不仅仅是深埋在岁月冰层中的旧影像,也是你与我的朱砂痣和白月光,更是我们的初心。

       后来我看过好多亲密情人,终不似他们,深藏于我的骨络经脉心肝脾肺里,一呼一吸间总免不了怀念……

2018.06.13~……

竹柏椰芒.未完待续


■■■■■ ​​​

二框到底在干嘛啊啊啊啊啊啊

本来只想吃瓜唱歌

现在我都快哭了

“不配做知己,不必有结局”

一边听歌,一边止不住落泪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这个渣渣 ​​​

经此一役,再无……

再无什么?

傻瓜,我们都还会在的

我们还在等这篇娱乐圈文更新呢

“有些时候,为了圆满,我们片体鳞伤”

“值得吗”

“值得”

“这是我生命之中为数不多的意义所在”

“要相信,风浪过后,前路熠熠生光☀️”

论椰芒的适配度

〔本来想写甜文又写成沙雕的我……内含一辆沙雕平衡车,请注意查收~〕


白宇觉得自己和椰子芒果这个梗是过不去了,怎么到哪里都能看到这两个水果的身影,这世道怎么连水果也要秀恩爱啊(咦,不对,我为什么要说也?)


这事儿啊,要从那些脑回路清奇的镇魂女神讲起。不知怎滴,她们把白宇的侧脸脸型形容成芒果,于是乎,他身边的某位攻做人员便狂cue这个水果,什么芒果味的棒棒糖啦,偷偷塞给他的青芒味饮料啦,这也就罢了,更可恶的是居然把润滑液换成芒果味的。

平时看着禁欲温柔的一个人,居然一边干正事时,一边舔他的侧颈,然后在他耳边用低沉的嗓音说“今天是芒果味的,芒果真好吃”啧啧啧,真骚(不过我喜欢)


对方这么肆无忌惮,他当然要反攻兼反击啦。某人早年曾演过一个毛发旺盛的野人,名为毛猴(毛发旺盛代表性欲强,这点诚不我欺),毛猴也像椰子,于是就有了椰子这个梗。

于是,他一边努力健身锻炼身体妄图反攻(咦,为啥是妄图,是肯定会成功的好不好!!!),一边准备各式各样的椰子味的东西,比如椰子味的防晒喷雾啦,椰子味的身体乳啦,椰子味的润滑剂啦,一想到毛猴这个小东西涂着椰子味的身体乳用着椰子味的润滑剂,啧啧啧,辣,真辣,他终于可以吃椰子啦


回到家,放下手上的东西,他等待着那个挖土的人归来。(嗯,是转动钥匙的声音,是时候了,快上啊,白宇!!!)白宇一把扑倒那位攻做人员,然后给他涂上了椰子味的身体乳。那人手上拿着的东西放在了地上,嚯,原来是一个椰芒蛋糕,旁边好像还有什么东西,看不清。

“小白,原来你喜欢这个味道啊~看来我是没买错了”居一龙挑眉道。

嗯,椰芒蛋糕应该挺好吃的,白宇一边解开朱一龙的衣服一边想。然后他瞪大了眼睛,“这这这”,他看到朱一龙在椰芒蛋糕的旁边拿起了两个tt,分别是椰子味和芒果味的。“要哪个好呢”居一龙沉思着。

“我刚买了椰子味的润滑”白宇不知怎的蹦出了这句话,随后立即小猫捂脸。(哎呀,丢人~)

“哦哦,那就要芒果味的吧,椰子芒果挺配的”——居•不容反驳•一龙

“是啊,就像我和你”——北•骚话满天飞•宇

居一龙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,好像有些害羞,双眼一眨一眨的,看得北宇脑袋里晕乎乎的(毛猴真真是个大大大美人呐~)

然后他就晕乎乎地被某举铁80公斤的硬汉抱上了床,晕乎乎地感觉到屁股一凉,晕乎乎地感觉到了椰子的清香,白眼一翻,(哎呀,完了,朕的反攻大业凉了~)


不过也好,毕竟是芒果味的tt啊,芒果总算攻了一次椰子,也算成功了吧——来自第二天身体多处红肿的宇宙总“攻”


被遗忘在地上的椰芒蛋糕:“妈的,死gay~”


二十四个日和夜

〔本来想写文艺伤感风的,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是个沙雕文作者,第一次写文,求鼓励呀~〕
1.[从前是桃红与绿色,现在是白与灰色]
他终于去了冰岛,一个人,二十四个日和夜。
冰岛举目所视皆为白色和灰色,一片寂寥,冷冰冰的。他喝尽了杯中的最后一滴酒,好像有点醉了,他隐约记得他好像属于某个国度里的那个暖暖的夏天,那时充斥着梦幻般的桃红与绿色,影像中有着他和某人的合照,背景是绚烂的彩虹,一切多么美满,又多么虚幻。他的胃有点疼,肯定是没有吃什么东西又喝了酒的缘故,可惜,他不是赵云澜,没有沈巍的肩膀,亦回不到那个人的身旁。
他在人迹罕至的国度里已经度过了二十四个日和夜,一个流浪的异乡客,不为寻欢,不觅去处,在末日尽头的氛围里,在静寂无声的湖面旁,在无人可知的孤独中,悄悄地舔舐自己的伤口,像极了一头受伤的鹿。可鹿有自己的伴侣在等,而他,又有谁在等啊,“不存在的”,可还是好想试试看呐。
“哥哥,这二十四个日夜里,我想好了,如果我表明心意,你会不会接受呢”

2.[仍然无从冷却,七彩的记忆]
他又去了毛里求斯,一个人,二十四个日和夜。
他喜欢一切的热与暖,自然而然也喜欢那个总是在散发热度的小孩。可他不敢说,他怕他露出为难的神色,他不愿他们的相处出现缝隙。于是他悄悄地关注他,偷偷地看他在西安的古城楼下哼着自由的歌,不越雷池一步。他向往着那团通透的人间烟火,却怕一伸手就被打入冷冰冰的孤岛,连吃鸡好友都没得做。他不是沈巍,却用同一种方式爱着他,可惜那个人不知道。
他在热闹的国度里已经度过了二十四个日和夜,却仍然与周遭的一切格格不入,可能只有那个人在身边才能沾染到鲜活的烟火气吧。毛里求斯的暖不及那朵玫瑰的万分之一,他想拥那个鲜活的人入怀中,透过烟火亲吻他湿漉漉的眼睛;他想把偷拍的照片拿给他看,和他一起回忆那段七彩的记忆;他想和他的小白一起度过未来的每一个二十四个小时,“没办法,谁叫你点燃了我的心呢”
“小白,我已经尝试二十四个日夜不想你了,可我做不到。我的脑海里,除了你,还是你,你可以试试和我在一起么”

3.[去他娘的安之若素,我只想与你一生一世一双人]
后来的后来,他们又一起去了冰岛和毛里求斯,两个人,二十四又二十四个“日”和夜。
谁说赤道和北极不能相爱,当毛里求斯遇上冰岛,当看周报的读者遇上会煲粥的砂锅,当白宇心头的朱砂痣一辈子的龙骑士遇上朱一龙白捡的宇宙大宝贝,谁也不再安之若素,“哪个王八蛋说同生才能共死啊,我偏要与你一生一世一双人!!!”